•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www.ppnnn.com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22 18:51:39

www.ppnnn.com

毕业生们,你们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个挑战。因为把这个国家重新团结起来的起点就来自你们在莱斯大学里学到的第一课:诚实至关重要。因此,每个人都必须肩负诚实的重任。所以,当你们走向这个世界时,我敦促你们诚实以对。

【2018年5月12日,迈克尔·R·布隆伯格在莱斯大学毕业典礼上担任演讲嘉宾,以下是他的发言

】 大卫,谢谢你的美言

各位校董会成员、各位老师、各位家长和家庭成员,大家早上好!能和你们一起参加卓越的2018届毕业典礼,实在是我个人巨大的荣幸

再一次给他们热烈的掌声,好不好? 今天,你们已经准备“越过藩篱”了——有人知道什么样的未来在等着你们

莱斯大学的校友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内阁成员、宇航员、工业巨头、获奖艺人,遍布各行各业——也包括发现巴基球的两位科学家

我很高兴地告诉大家,2018届同学中有一位已经开始为我的公司工作,至此猫头鹰成员在彭博有限合伙企业中的职员达到了13位

我正在做我想做的事,而我也肯定你们当中很多人也有着同样令人兴奋的计划,这一点非常棒

但是,如果你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此刻就不要花时间担心这件事

暂时把这个问题留给你的父母吧!今天,他们和你一样欢欣鼓舞,如果你不搬回家里的地下室,他们会更兴奋! 所以,让我们给所有支持你们的父母和家人热烈鼓掌,他们让你们的今天成为可能! 接下来,我们谈谈严肃的事

当我要决定今天真正该讲些什么的时候,我一直在思考莱斯的传统,这是学生生活中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不,我不是在说威利周,我要说的是荣誉守则

当你在迎新周第一次来到这个校园时,你会参加了一个事关荣誉守则的报告会

你的真正的第一次测验实际上测试的是你对守则的了解程度,你必须说出你所理解的荣誉是什么,今天我也打算怎么做

我认为,作为即将毕业的你们,听我讲一讲荣誉的意义,以你们入学的情景结束你们在这里的校园生活,再合适不过了

别担心——今天不会有测验

但是,当你们离开这个校园之后将会面临一个考验,那将纵贯你们的余生

这就是今天我要解释的考验——那就从荣誉的反面开始吧

作为纽约人,我曾经惊讶地发现,在我的家乡,一个令人蒙羞的行为差点阻止了莱斯大学的诞生

两个企图篡改遗嘱的阴谋家把威廉·马斯·莱斯在曼哈顿的家中谋杀了,他的家离我公司的总部只隔着几个街区

谋杀者被抓住了,威廉·马斯·莱斯的钱也去了他想花的地方,大学建成了,而且从一开始就量身定制了占据学生生活中心的荣誉守则

自从你们来到这里,在校期间几乎你们提交的每一份考卷和论文,你们都曾经写下“以我的荣誉保证”开始的一段话

但是,你们有没有停下来想一想这个短语的真正含义? 荣誉的概念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着不同的意义:骑士、纯洁、勇气、力量

当没有了道德或委身了偏见,有些人就用荣誉来美化谋杀、镇压和欺骗

但是,荣誉的精髓一直存在于这个词本身

正如你们当中语言学专业的毕业生知道的那样,“荣誉”和“诚实”这两个词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事实上,拉丁语中单词“正直”的含义包括了“诚实”和“荣誉”

要做一个有荣誉感的人,你必须诚实

这意味着诚实地说,诚实地做,甚至它要求你承认错误并承受后果

保证诚实是你作为猫头鹰(莱斯大学)一员所必须承担的的责任

我相信,这也是一份爱国的责任

孩提时,我们最早接触到的美国历史之一就是乔治·华盛顿和倒下的樱桃树的故事

“我不能说谎”,年少的乔治告诉他的父亲

“我把它砍倒了”

当然,故事本身只是一个传说

但是,这个传说一代一代流传下来了,因为它蕴含着某种更深刻的道理

这棵樱桃树的传说之所以经久不衰,的确与乔治·华盛顿无关,而是攸关我们,攸关我们这个国家

它攸关我们对孩子的期待以及我们对领导人的要求:诚实

我们一直崇拜两位最伟大的总统,华盛顿和林肯,不仅因为他们的成就,而且出于他们的诚实

我们将他们的诚实和道德视为我们国家荣誉的象征

但是,今天当我们看看以华盛顿这个名字命名的城市时,很难不怀疑: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6年,牛津英语词典的年度词汇是“后真相”,去年则是“另类事实”这个词

实质上,它们都意味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上可以说成下,黑可以说成白,真可以说成假,妄想可以说成真相

一位以边走边工作著名的纽约州参议员,我的老朋友帕特·莫伊尼汉曾经说过:“人们被赋予了发表自己意见的权利,而不是捏造事实的权利

”这一点本来并无争议

今天,政坛上有些人常常把一些根本不应该忽视的信息当作假的而不予考虑,不管那些信息如何真实,而且他们自己还经常发表谬论

当世界其他地方的专制政权这样做时,我们嘲笑他们

我们总以为美国人民永远不会支持这种事! 在我这一代人眼里,美国照亮世界的内核是——我们享有自由、机会和繁荣--这些曾经是我们在冷战中拥有的最有力的优势

如果共产主义者接触到越多的真新闻,他们会要求越多的自由

我们曾经相信这一点,我们也曾经是对的

但是,今天,许多处在权力最高层的人却把美国的内核视为一种威胁

他们害怕它

他们否认它

他们攻击它,就像苏联人曾经做的那样

就像今天我们面对的那样,这个社会现在流行虚伪并充斥无尽的谎言

民选官员传播另类事实或献媚另类事实制造者的趋势是我们这个民主国家面临的最严重的危险之一

自由社会的根基是那些绝不迁就政府欺骗行为的公民

当民选官员无视事实胡言乱语,他们的行为就会凌驾法律之上

因此,如果我们容忍不诚实,我们就会收获恶行

有时候,这种恶行表现为腐败,有时候则是滥用权力,有时候两者兼具

如果任其放任,权力的滥用就会侵蚀维持和保护公民权利和自由的政治机关,并打开通向暴政和法西斯的大门

现在,你们可能会说:两党之中总会有一些骗子和不诚实的政客

的确如此

但是,现在政坛对不诚实行为的容忍度比在我的有生之年曾经看到的还要严重

我经历了美国建国以来近三分之一的时间!我知道,你们很难相信

我也是,但如果你们稍微算一下,事实就是这样

我们这一代人可以告诉你们:唯一比对法律无敬畏之意的虚伪政客更危险的是煽动人们站出来为每一个谎言辩护的黑暗势力

记住:莱斯的荣誉守则并不只是要求一个学生自己诚实,而且还要求当你看到其他人有不诚实的行为时,站出来勇于揭露

今天,这可能是荣誉守则中最困难的内容,但它也可能是最重要的内容,因为不这样做就会危害整个社区

以此类推,对我们的国家也是如此

如果我们希望当选的官员诚实,我们就必须在他们不诚实的时候追究他们的责任,否则会招来恶果

但是,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诚实的人可以有不同意的意见

这就是民主!但是富有成效的辩论需要双方都能够认知基本的事实

以科学为例:对于一种理论,如果经过同行评议以后,99%的科学家得出的结论与该理论相一致,那么我们应该将其视为最佳可得的信息——即使这个理论没有获得百分之百的确定性

是的,气候变化仅仅只是一个理论——就像万有引力只是一个理论一样

事实就是如此,牛顿的运动理论没有考虑到麦克斯韦有关电磁波速度常数的实验观察结果,而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则更好地描述了物体速度很快时的运动,但这并不意味着如果我放开这支笔,它就不会坠落在地上

毕业生们,这不是中国式恶作剧

这就是我们所言的科学——我们应该要求政治家们诚实地尊重科学

虽然匪夷所思,但实际上一些联邦机构居然已经禁止员工使用“气候变化”这个词

如果言论审查制度能够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今天我们早就成了旧苏联的一部分,而且苏联人会要求我们说俄语

当然,持怀疑态度并且提出问题总是一件好事

但我们必须对科学家的正直给予起码的信任

如果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就不要坐飞机,不要用手机或微波炉,不要在医院里接受治疗,甚至不要看Netflix公司的影视作品

科学的发现几乎渗透到生活的每个方面——除了我们经常看到的政治辩论

华盛顿的不诚实行为不仅仅与科学有关

政府在许多影响人们未来的重大问题上踌躇不前——从很多社区缺乏好的工作到枪支暴力的盛行,到对经济的威胁,到对环境的威胁,因为太多的政治领导人对事实和数据采取了不诚实的行为,而且人们听之任之

我们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怎么从总统不能说谎恶化到政治家们不能说实话?怎么从一个象征诚实的乔治·华盛顿演变成一个欺骗代名词的华盛顿特区? 人们普遍指责社交媒体在传播虚假信息

我本人就完全被社交媒体搞得相信赛琳娜·戈麦斯和贾斯汀·比伯仍在约会,但这个传闻可能没有那么不靠谱

远为严重的是,有些人乐于——甚至热衷于——相信所有能够丑化反对党的信息

这是一种极端的党派偏见——这也是助长政客们所有不诚实行为的根本原因

极端的党派偏见就像传染病

只不过它伤害的是我们的心灵而不是肉体

它阻碍我们理解对方

它使我们看不到对方理念的力量——同时也无视我们理念的弱点

而且,当我们一方的人撒谎或是做出不道德的行为时,党派偏见又会唆使我们去找借口为自己人开脱

例如: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台上的民主党人花了十年的时间保护椭圆形办公室的主人不用对其谎言和不检点的行为负责,还试图禁止站出来指控的女性发声并向她们泼脏水

与此同时,台上的共和党人则花了十年的时间攻击白宫没有诚信,而且道德败坏

如今,角色完全颠倒过来了——不是因为两党改变了信仰——而是因为椭圆形办公室里换了政党

当人们对事情的评判取决于主事者属于哪一个党派,他们对自己、对公众都是不诚实的

然而,这种评判方式已经变得如此司空见惯,以至于许多人——包括两党的许多人——甚至都没意识到正是他们自己制造了它

此刻,我知道支持自己人是人类的天性——尤其当对方是休斯顿大学美洲狮队时,更应如此

可是,执政不是游戏

当人们把世界看成是一场左与右的斗争时,他们会更加忠诚于自己的阵营而不是我们的国家

当权力——而不是进步——成为这场斗争的目标时,真相与诚实在第一时间阵亡

你们在莱斯大学知晓了,诚实带来信任而信任产生自由——例如在教室外参加考试的自由

在民主的制度下,教室内外没有差别

如果我们不对他人诚实,我们就不能彼此信任,那么我们所能做的、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所能做的,不过尔尔

这样看来,解不开的僵局和国家的衰落仿佛已成命运——但毕业生们,事情是这样的:我们的故事并不一定非得如此结束

当我在市政府工作时,我不在乎意见是哪个党派提出的——我在面试应聘者时也从未问过他们的党派属性,或者他们的选票投给了谁

结果,我们有了一个由民主党人、共和党人和无党派人士组成的梦之队

这种多样性使我们的争论更加激烈,我们的政策更加明智,我们的执政也变得更有成效

争论的输赢取决于事实和数据——而不是党派和民意调查

这就是我们取得成功的原因

看到全国各地的其他市长采取同样的做法着实令人兴奋

但在国家层面上,今天的华盛顿,党派偏见遍地皆是

我认为,党派偏见产生的虚伪是你们这一代人必须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

当然,党派偏见不是一个新问题

乔治·华盛顿在他的告别演讲中预警了党派偏见

他认为党派偏见是“政党的危害”,并把人民对我国政党的狂热称之为“民主最坏的敌人”——暴政的先兆

华盛顿敦促美国人“阻止和约束”政党的偏见

可悲的是,近年来,情况发生了逆转

我们看到的每个地方现在都出现了无限制的、狂热的政党偏见

它不仅仅出现在社交媒体和有线新闻上

它出现在我们生活的各个社区中,社区正变得越来越红或越来越蓝

它还出现在我们加入的团体、协会和教会中,这些地方越来越多地吸引那些想法一致的人

甚至,连我们的配偶也不例外

五十年前,大多数父母并不在乎他们的孩子是否与另一个政党的党员结婚,但他们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与不同种族、不同宗教或同性别的人结婚

今天,幸运的是,民调显示绝大多数人支持跨种族间、跨宗教间以及同性的婚姻,这是时代的进步

但不幸的是,不希望子女与自身所属政党外的人结婚的父母比例增加了一倍,越来越多的人被党派隔离开了,他们越来越不了解另外的一方,每个党派都变得越来越极端

研究表明,当人们与意见完全一致的人聚集在一起时,他们的观点会变得更加极端

两党都出现了这种现象

因此,我认为可以公正地说,国家被政党撕裂的程度内战以来于今为烈

上个月,南卡罗来纳州——它是1860年第一个退出联盟的州——的议员提出了一项动议,讨论退出美国的问题

作为非主流的思想,目前还很容易回击它——我们希望这种事永远不要发生

但是,在那些意见一致的的团体中,边缘的思想会以相当危险的速度蔓延——例如,在20世纪30年代后期的德国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恶化,美国将变得更加分裂,而我们的国歌也可能要唱成泰勒·斯威夫特的歌词:“我们再也不能一起回到从前

” 为什么我要在你们属于这所伟大的大学的最后时光提出这个问题? 我希望你们这些毕业生能从艺术家泽德、莫伦·莫里斯和格雷的歌中找到更多的启发:“我们为什么不能和谐共处?我已经完全迷茫

” 让我们的国家重新团结起来,我知道并不容易

但我相信这是能够做到的——如果我们要继续做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就必须团结起来,而且这是你们这一代人的责任,起而行之吧

毕业生们,你们已经准备好迎接这个挑战

因为把这个国家重新团结起来的起点就来自你们在莱斯大学里学到的第一课:诚实至关重要

因此,每个人都必须肩负诚实的重任

所以,当你们走向这个世界时,我敦促你们诚实以对

我们要认识到,美妙的见解不属于任何人或政党专有

我们要就事论事,不要因人废言

对我们自己和我们的领导人都要抱有至高的伦理道德

尊重科学家的研究

相信数据,不论它指向何方

倾听不同意见的人们——不要试图审查他们的发言或对他们咆哮

要有勇气说出你自己一方不愿意听到的话

我昨天刚刚拜访了亚利桑那州的一位老朋友——参议员约翰·麦凯恩先生,他一生都表现出了那样的勇气,他目前正在与脑癌做斗争

约翰和我在很多议题上常常意见相左

但是,我一向钦佩他跨越党派界限的诚意,而其他人则不敢

良心所驱时,他会抨击他的党的领导人

他捍卫对手的荣誉,即使这样会损失一部分选票

就像孩童时候砍了樱桃树的华盛顿,他会坦承自己的错误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民选官员服务我们的国家时有勇气胸怀约翰在战场上、在华盛顿和他的个人生活中表现出的荣誉,那我们的国家会是什么样? 毕业生们,从今以后,你们将不再受莱斯大学荣誉守则的约束

从今起,你要决定如何过自己的生活,遵从自己的荣誉守则吧

这所大学给了你们特殊的机会去学习守则中奠定的荣誉的真正意义

现在,我相信你们有特别的义务将这项荣誉守则向前推进,融入到你们的工作场所、社区、政治讨论,特别是,要融入到投票选举中,因为对美国民主的最大威胁不是共产主义或圣战主义,或者任何其他外力或外国势力

要记住,是我们自愿容忍了政党服务与追求权力过程中的不诚实

因此,我要给你们说一句最重要的话

我们都可以背诵《独立宣言》开头的鼓舞人心的那句:我们认为这些真理不言而喻

但请记住,开国元勋们之所以能够把这些真理带到生活中,只是因为《宣言》的最后一句话:“以我们的生命、我们的财富以及我们神圣的荣誉,我们彼此宣誓

” 以荣誉起誓,为真理献身,是我们今天能够站在这里的原因

为了保护这些真理和他们所保障的权利,每一代人都必须许下同样的誓言,现在,轮到你们了

今天早些时候,我告诉李布朗校长我想给莱斯大学捐点东西

他的眼睛亮了起来!但是,我说:“不,不是捐款

”我告诉他,我想捐一棵樱桃树,把它种在校园里,上立一块牌子,写着:以2018届毕业生的荣誉

当你作为校友回到母校,如果你经过那棵樱桃树,我希望你能记得为什么它在那里——以及它对我们伟大的国家代表着什么

在你的一生中,当你误砍了一棵樱桃树时,就像我们时常所做的那样,承认自己的错误——并且要求那些代表我们的人也这样做

毕业生们,你们拥有了这个伟大的庆典

所以今晚,再吃一块蜂蜜黄油鸡肉松饼吧

明天,带上这所大学的价值观,无论你们走到哪里

你们永远不会后悔

我以我的荣誉向你们保证

祝贺你们——前进吧,猫头鹰们!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