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夜夜爱_

来源: 南方日报网络版     时间:2019-11-19 01:07:32

夜夜爱

做了个梦,然后开了个脑洞……

一直以来都挺喜欢写作的,小时候还梦想过长大了当个自由作家,把自己看见、听见、梦见、幻想、感受到的故事,用或娴熟或稚嫩的文笔一一讲述出来

然而长大后却淡忘了最初的想法,偶尔动笔也只是懒散地写一点,从没有认认真真地去坚持过

现在突然想要尝试一下,坚持写完一个长故事

本来只是打算私下完成,但也马说不如发到公众号上,放到明面了,就没脸放松自己坑文了

嗯……感觉很有道理

那就从今天开始吧,完成《迷雾之癫》这部小说,每天日更,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啦!《迷雾之癫》第一章似乎陷进了一团迷蒙不清的梦里,傅知书感到没来由的慌乱和迷茫

这世界是怎么了,上一秒还好好的,下一秒却像是变了个天地

前刻她还在同现场跑道旁的许多人一样为自己喜欢的机车赛手呐喊助威,下一瞬恍若世界静止,一个巨大的空气旋涡,将眼前的所有都搅了个翻覆

傅知书看着那一辆辆突然之间,一旦车身越过跑道一丁点,掌舵的赛手便像是受了诅咒似的开始发疯,不计一切后果横冲直撞的机车,感到不对劲极了

但是看其他人:快速赶来维持秩序,却令现场越来越混乱的警察,忽而狂笑忽而大哭的路人,莫名冲出来的一群群满脸恶意肆意打人掠人的土匪……没有一个人脸上有疑惑的表情,没有一个人觉得不正常

被人群推挤得左歪右倒时,混乱中,她听见有谁声嘶力竭地喊了句:“磁场变了!” 磁场变了?什么意思?跟现在发生的这些有什么关系?傅知书脑子里一团乱麻,但已经顾不得理了

赛道两边是斜斜的黄土坡,此时从那两处涌出一波波手持枪械的疯子,他们一边往赛场跑一边随意射击,还大声喊着:“把漂亮的女人抓了去卖,恁些壮实的汉子招进来,反抗的都砍了!” 那些已经下到跑道内外的疯子就如土匪一样,践行着他们的喊话内容

傅知书听着耳旁一阵比一阵近的杂乱脚步声,心脏扑通狂跳

幸得人群不是很密,她一边推挤一边穿梭,总算从这群情绪不断高涨的混乱队伍中脱离了出来,向着跑道外的马路拔足狂奔

内心不详的预感告诉她:“这世界乱了,每个人都疯了,她必须躲起来!” 如同曾经每一次深夜噩梦中的奔跑一样,恐惧浸透她的全身,她感到无助而绝望,但梦中的人却无知无觉,没有一个看到眼前的灾难,也没有一个看到她的灾难

傅知书路过一个个被发疯的机车撞倒却犹如不知痛苦般扭着身子与车主死命拼搏的赛场观众,面对突然出现的土匪不知害怕躲避反与其为伍称兄道弟或互相撕斗同归于尽的路人,以及像土匪一样将发狂的机车粗暴地实行人道毁灭的警察……似乎每个人心中的暴戾因子都被激发了,每个人都变得狂勇而无惧,只有她一个人在惶恐地奔跑

身体越来越疲惫,但步子迈得越来越急,在越来越扎耳的风中,几滴滚烫的汗水自傅知书眼角随着耳际的风一并奔向身后

她眨了眨被风吹得干涩的眼,压下从心底即将蔓延至全身的恐惧,拼命挥动双腿

“嗡~嗡~”一阵车鸣声中,只见前方一辆黑红相间霸气无比的机车向着傅知书快速驰来,电光火石中,她扯开喉咙飞快喊了句:“这辆车越过赛道了!” 这辆车也是方才那场赛事中的其中一辆,而且是最特殊的一辆

它的主人代号“黑狼”,逢赛必赢,从未失手过,人称“机车狼”

黑狼每次出赛都是一如既往的黑红机车和黑红机车服,标志相当明显

黑狼实力强大,有着强盛的粉丝团,但傅知书并不喜欢他

原因是,他不是个好人,甚至有99%的可能性:他是个坏人

为什么说傅知书几乎认定黑狼是个坏人呢?因为曾有人与他一般穿着黑红色机车服,或者骑着黑红相间的机车参赛的选手,最后在比赛过程中,无一例外地都会被他撞得头破血流,因为身残而永久退出赛车

据闻黑狼曾当过特种兵,在军人中很有威信,而他退伍后又在黑道打拼出了一片天地,故而实力强悍黑白通吃的他才敢那么张扬放肆

除此之外,黑狼喜欢玩女人,被他玩弄过身子和感情的女人不知凡几

作为一个女人,对于这样的人渣,傅知书尤其地厌恶

而之所以说是“几乎认为”,盖因所谓黑狼“玩女人”的事只是听说,纵然圈中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黑狼本人也从未反驳过,但没有真实见到过便不能完全下决断

傅知书唯一切实见到的黑狼的负面行为——赛场上对与自己爱车或车服撞色的选手毫不留情的碾压,作为对挑衅者的打击也并非不可理喻

且赛车本就是件格外刺激的危险事,赛中出现伤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尤其在与强者竞争时

不过,不管黑狼的品德如何,他的危险性是毋庸置疑的,这从他那双凌厉无比的眼睛便能轻易看出

对于这种人,傅知书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傅知书追捧的机车手是“逢黑狼必二”的“银狐”

银狐是黑狼之下实力最强的人,除了有黑狼参加的机车赛,其他赛场成绩均为冠军

虽然与黑狼实力悬殊,但确是最有希望赶超他的人,尽管这希望很渺茫,大约要很多年,但傅知书仍然坚定不移地关注着他,甚至暗中支持

只要是银狐的比赛,傅知书每场必到,但凡看见他有一点点的进步,就内心欣喜不已,为着他离战胜黑狼更近了…… 今天这场比赛规模很大,黑狼和银狐都参加了,傅知书自然是两者都关注了

在她离开围观的人群奔跑之前,黑狼就像是突然感觉到什么异样突然冲出了跑道,而他冲出跑道后做了什么傅知书却无从得知,因为几乎在他冲出跑道的下一秒混乱就开始了,那之后傅知书的眼睛里便只有路,脑子里除了跑再无其他了

此时乍一看见黑狼出现在视野里向着自己飞驰而来,傅知书脑中一瞬间闪过许多想法,急切地喊出那一句试图用来阻挡他步伐的话后,心脏的跳动声大得几乎震破耳膜

所幸不是无用功,散布在附近的警察骑着摩托车持着电棍枪械等飞快地向着黑狼围了过去,将他阻挡在傅知书前方两三米之处

灼眼的黑红所在之地顷刻间乱作了一团,傅知书从边上绕过那混乱的一团以更快的速度奔跑,即将超越时,鬼使神差地回过头望了一眼

视线穿过层层阻碍,猛然与一双漆黑锐利的双眼对上了

黑狼!傅知书瞳孔急剧收缩,呆滞了一瞬后,僵硬地转过头,以更加迅速的步伐来掩饰内心的焦躁

不知何时起,四周开始弥漫起白雾,雾越来越浓,渐渐地只能看清前方四五米内的事物

似乎是跑进了一片竹林里,依稀能听见风吹动竹叶沙沙的声音

傅知书放慢脚步,小心翼翼地移到路边上,弯下腰手撑着膝盖大口地喘气

肺部像要爆炸了一样发出灼热的烧痛,压住喉间密密麻麻的刺痒感,她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稍作歇息了片刻,感觉好受了点,傅知书抬起头打算打量一下此处的环境

方才只顾着向赛道外跑,却不知自己向的哪一个方向,也不知现在跑到了哪里

这次比赛的地方是一个新开发出来的场地,而且位置偏僻,赛前为了保持比赛的神秘性,场地的信息都是封锁的,傅知书也是到了现场才稍微了解一点,所以哪怕她方向感极佳,对于此时身在何地也是迷茫的很

然而头刚抬起一半,视线便被突然出现的一张放大版丑脸挡住了,傅知书瞳孔一缩,勉强压住了即将跳出胸腔的惊疑

那张丑脸的主人见傅知书看着他,咧开嘴角,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牙,神情猥琐地说到:“哎哟,还是个尤物!”说完,似乎想到什么好事嘿嘿地笑了起来

一股恶臭扑面而来,傅知书被熏得头晕了一晕,几欲呕吐

双手用力,稳住摇晃的身体,低下头,躲开他的口气,狠吸了几口底下的新鲜空气

等到那股恶心的感觉消失一些后,傅知书内心的躁乱也散去不少,脑子冷静下来,开始快速转动

然而不待她想出个所以然来,丑脸猛地大吼了一句:“走!” 傅知书偏过头,站起身,向着他手中粗鞭所指的方向沉默走去,一边走一边悄然观察周围的环境

如此走了大概二十米距离后,丑脸用鞭子粗鲁地捅了捅傅知书的后背,示意傅知书停下来

“上去!”丑脸走到傅知书身侧,指着面前平板货车的车尾吼道

傅知书抓住平板上的护栏,顺从地爬了上去

货车平板上两侧各散站着四五个持枪、刀、棍等凶器的土匪,中间围着蹲了七八个眼神呆滞的漂亮女人,在车尾处则坐着一个身穿灰色大衣的男人

她爬上去后站立的位置正好在灰衣男的旁边

快速扫了一眼平板上各人的神情,两侧站立的土匪们一脸横肉,长得歪七斜八,神情也跟方才的丑脸男一般,恶心至极,看向傅知书的目光中满是惊艳和毫不掩饰的恶念

中间抱膝蹲着的几个女人年龄在15-30岁间,长得各有千秋,被围在两侧的“野兽”们一对比,本来中上的姿色成了上上,只是每个人都神情麻木,看傅知书的眼神好像看一颗石头般毫无波动

傅知书垂下眼,看向身侧的灰衣男,他也正眯着眼打量傅知书,见傅知书看过去,斜勾着薄唇展出一个阴鸷的笑

与车上其他男人不一样的是,他身上萦绕着一股特别的自负和气定神闲,打量傅知书的眼神露骨而霸道,眼中除了满意,更多的是理所当然拥有的态度

这个男人在车上一众土匪里年纪看起来最轻,但从众人看向他敬畏的眼神以及他本身的自在从容姿态,估计是这群队伍的首领,实力不可小觑

傅知书看了眼四周越来越浓的白雾,方才几分钟的时间里,可视度便肉眼可见地减少了至少半米范围!她抿了抿干燥的嘴唇,脑子里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

傅知书蹲下身,眨了眨眼,对着灰衣男嫣然一笑,像对于强者的自然臣服一般真诚地说道:“我愿一辈子跟着你

” 一丝惊艳自灰衣男眼中浮现,随即转瞬即逝,他看着傅知书,露出一个轻蔑的笑:“这么识相,暂时就不卖你了

” 傅知书“不好意思”地低下头,阖上情绪翻涌的双眼

指甲狠狠地嵌进手心,被疼痛刺激的头脑终于让她时刻保持清醒和冷静

几分钟后,方才的丑脸男从货车右侧爬上了平板,他大力锤了三下车头的铁门,“砰~砰~砰”响声方歇,车子便开始缓缓动了起来

雾越来越浓,四周一片寂静,车上也弥漫着无端的沉默

耳畔是车轮碾过石道路的轱辘声,眼前是逐渐逼近的浓雾

浓雾中孤独行走的货车,如幽灵般诡异渗人

傅知书神经紧绷,半垂着头暗自计量

大约十分钟后,浓雾包裹中,目光所见范围已不足一米,傅知书抬起了头,向着灰衣男的方向挪动了几步

? E N D ?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